猿比古君对不起

用周防的态度待人,生死由命,聚散随缘
用宗像的方式做事,殚精竭虑,大义无霾

有了合集很好,虽然还没明白怎么用,但是不用放汇总了

王权轮回 14

预警见 12


DAY 3-清晨

 

伏见被自己的终端吵醒。窗外的天色晦暗不明,属于太阳的最早的微光已经将天色映亮,然而真正灿烂的光线却还未出现,一切笼罩在混沌之中。伏见打开吵闹不休的终端,发现上面有一条新的游戏任务,上面被标注为紧急:“请去游戏厅取得任务道具,送往学院岛指定PC手里。”伏见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握住,他觉得自己呼吸困难。这就是他之前见到的事情,只不过这一次,要由他自己亲手来做。伏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爬起来简单地洗漱了一下,离开Scepter4。

清晨的街道上空无一人,伏见循着记忆里的路线,顺利地走到游戏厅。那个紫色头发的美人已经等在了那里,手里拿着眼熟的盒子。

“你就是,伏见猿比古吗?是青之氏族的一员呢。”紫发美人一边玩弄着手里的盒子,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你以前也是赤之氏族的一员,后来背叛了他们。怎么,你又要叛逃到我们这边来吗?”

“你们这边?”伏见反问道。

“绿色啊。”紫发美人递出了手中的盒子,向伏见抛了个媚眼,“拿好哦,不是每个玩家都有这种高等级的任务的,你很幸运呢。”

伏见沉默地接过盒子,在终端上确认任务进度,下一步就是将盒子送到学院岛,交给,那个杀害了十束多多良的白发男子。

“哦对了,伏见君,你擅长使用武士刀吗?”紫发美人突然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之前没用过。”伏见谨慎地回答道。

“哦,是吗?听说Scepter4的成员都会被培训使用武士刀呢。”紫发美人笑了起来,“不过也是,你只是个普通的后勤人员而已呢。呵呵,那么祝你好运啦~”紫发美人说完,晃悠着自顾自地走掉。伏见在确认他走远后,悄悄地掀起盒子的一角。

盒子里面,放着一把枪。

 

 DAY 3-中午

 

伏见送完盒子后就回到了S4驻地。他帮着一位独臂的前辈整理了两个小时的资料,然后神情恍惚地飘到食堂,随意盛了一些饭菜,之后坐下来发呆。

猿比古,猿比古……

旁白的声音让伏见回到现实,不知什么时候,青之王宗像礼司正坐在他对面,眯着眼睛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

“伏见君,很有趣呢。”宗像见伏见回过神来,遗憾地叹了口气,“一直呆呆的,就好像什么小动物一样。”

“啧,我可不是什么小动物啊。”伏见撇了撇嘴,在青之王面前,伏见常常有一种自己赤身裸体般完全被看穿的感觉。

“我可是很中意伏见君你呢。”宗像说着不知所谓的话,“不过我稍稍觉得有些遗憾的是,伏见君你明明那么有才华,最近工作却并不认真呢。”

伏见瞪大眼睛,然后立刻低下头,假装自己很饿的样子,大口地吃饭。

“伏见君不要紧张,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我只是觉得,伏见君你,心思并不在工作上啊。”宗像礼司不紧不慢地吃着午饭,拿伏见脸上的表情作为佐餐佳品。伏见恨不得自己能立刻吃完离开这里,虽然面前这个人看似斯文,他所带来的压迫感和赤之王周防尊不相上下。该说,不愧是能和赤之王比肩而立的青之王吗?

这时,Scepter4的副长淡岛世理端着一个食盒走了过来。她低头扫了一眼狼吞虎咽的伏见,然后恭恭敬敬地将食盒放在宗像礼司面前:“室长辛苦了,这是今天我为您准备的特制甜点。”她行了一个礼,然后转向伏见,略有些迟疑地说,“伏见君,是饿了吗?如果不够,还可以去添饭的。”

伏见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她,这位和草薙出云有点交情的副长过分认真,又很严厉,牵扯其中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啊,淡岛君,不用担心。如果不够的话,我可以将甜点分给伏见君的。”宗像礼司适时地开口道。

“如果是这样,我这里还有一些富裕的甜点……”淡岛犹豫着说,“我可以……”

“不,不用了。”宗像礼司的语气比平时急促了许多,伏见忍不住抬头,一向游刃有余的青之王此时露出了有点窘迫又非常急切的表情,“让淡岛君让出一直很喜欢的甜品,我于心不忍。身为上司,与下属分享也是分内职责,请淡岛君不要担心了。真的,完全不需要担心。”

淡岛似乎松了口气,她再次行礼后告退,餐桌上又只剩下宗像和伏见两个人。伏见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宗像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就好像普通人发现老师点名发言的不是自己一样。喂喂,只是份甜品罢了,有那么夸张吗?伏见在内心腹诽道。

“那么伏见君,今天中午的甜品,分你一半。”宗像修长白皙的手指挪开食盒的盖子,里面是一坨青紫色的物体,堆成了小山状,散发着不祥的气息。

“室长,这是什么?”伏见镜片闪过一道白光,直觉告诉他这玩意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事实上这玩意看着也不简单。

“是甜品,淡岛君特制的红豆泥。”宗像低下头,镜片反射着寒光,“伏见君,请务必不要客气,多吃一点吧。”

看着根本不能吃啊!伏见硬着头皮,从食盒里挖了一半出来,然后目光坚定地和宗像对视,示意宗像这是自己的极限。宗像看了一眼伏见盘子里那一坨仿佛来自地狱的青紫色物体,默默地点了点头。两个人各自拿起勺子,从面前的红豆泥小山上挖下一角,送入嘴中。

一阵可怕的气氛从两个人周围弥漫开来,就好像有人在某位大人物的葬礼上把前去吊唁的客人的假发扯下来戴在和尚头上一样,非常的古怪。伏见深吸了一口气,默默地吃完了盘子里的红豆泥,内心怀念着美咲偶尔下厨时做的料理。

宗像礼司的好感度,增加了。

等等,这个游戏有好感度系统吗?伏见猛地抬头盯着宗像,后者疑惑地看了回来,从他脸上伏见没有发现一丁点好感度增加的迹象。

AVG冒险游戏,有好感度系统是很正常的啊。不过玩家,也就是猿比古你,是不能查看好感度的。

原来如此。伏见端起盘子,送到回收处:好感度有什么用吗?

嗯,如果好感度到达了一定程度,会得到特殊的道具或其他奖励。

伏见摸了摸口袋里的红色玻璃珠,思索了一会,决定尝试一下刷高宗像礼司的好感度:除了吃红豆泥,还有其他的提升好感度的方法吗?

没有。

旁白回答得干净利落。

啧。伏见觉得前途堪忧。

 

第三天-傍晚 

 

伏见在终端上点了确认,看着大把的奖励点入账。他刚刚再次忍受了夜刀神几乎无穷无尽的对三轮一言的溢美之词,只是为了确认夜刀神手里的那把刀。他感觉自己被卷入了一个阴谋,一个游戏中的阴谋。看似全知全能的青之王宗像对此似乎一无所知,赤之王也是如此。而自己,不过是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罢了。

伏见随意地走入一家餐馆,他不想回Scepter4,也不知道哪里可以去。伏见点了单,然后茫然地搜索着Jungle任务列表里的任务。几乎所有的任务都不对伏见开放,这让他笃定Jungle这个游戏应该是整个大游戏中重要的一环。 

“……猴子,猴子!”熟悉的声音伴着在眼前乱晃的手,伏见慌张地抬起头,发现八田正站在他面前,腰上还围着围裙。伏见重新低下头,他不想和八田再打一架,也不想逃开。

八田没有动手:“猴子,你怎么了?那群蓝衣服的欺负你了?”

“没有。”伏见有些惊讶地抬头看着八田,愣了半响低声说,“谢谢。”

“我是说真的。”八田扭开头看向桌面,“尊哥不是那种人,他也没对你离开生气,你回来的话……你回来的话,也是没关系的。如果啊,你真的被欺负了,也没必要硬撑着。”他看了一眼伏见放在桌子上的手机,语气更加担忧,“还有啊,这个游戏,最近很火呢,据说可以得到异能对吧?可是我总是觉得怪怪的。猴子你……尊哥的能力还不够吗?” 伏见猛地瞪大双眼,八田虽然不是那种头脑派,却会在意外的地方一针见血。

“猴子?”八田疑惑地问。 

“……我不是追求力量。”伏见小声说,“我有一个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既然你这么说……如果不开心的话,随时可以回来啊。”八田点点头,“结账的话去前台,不能赊账的。”然后他去忙别的了。

伏见一口一口吃完饭,用S4的卡结了账。


DAY 4-清晨

 

伏见从早上醒来开始就觉得心神不宁。他特地绕过训练中的队员,从一条小路溜出了Scepter4的驻地,一路向预言屋走去。他有一肚子的问题要问,最要紧的就是Jungle这个游戏的开发者是谁,和现实中的游戏开发者有什么联系。人群在他眼里变得越来越清晰,这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自己也要像所谓的王们一样,融入到这个游戏里了吗?不,比这更糟,他甚至很快就会像美咲一样,变成一个彻底的NPC,在这个该死的游戏里无尽轮回。之前伏见一直觉得,不论在哪里,只要和美咲在一起就好,但是现在,他突然有一丝不甘心。凭什么,自己就只能在虚拟的世界里和美咲相拥啊!在现实生活里,明明可以拥有的不止七天,还有更加广阔的未来啊!

伏见到达预言屋时,已经气喘吁吁,脸上的表情也有点气急败坏,以至于等在里面的早已死亡的预言家三轮一言,张开嘴惊愕了两秒钟,才开始说话。

“伏见君,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三轮一言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你看上去不太好呢……”

这算是官方吐槽吗?伏见喘着气走进房间:“说吧,这次的预言。”

“伏见君,人生总有诸多无可奈何之事,但是真正的勇士只会向前。我曾见到过一位勇士,不顾一切地想拯救必死的友人,虽然最终一切以悲剧的收场,但他从未踟蹰,亦不会退缩,仍然在用自己的方式战斗的。伏见君你的运气比他要好很多,你至少得到了重新来过的机会,如果在此时放弃,未免太过可惜。”三轮一言平静地注视着他,眼神满是坚定,伏见感觉自己仿佛被这份精神所感染,内心的焦躁不安也一扫而空。

“请收下我这一次的赠言吧,‘恋情如闪烁凋零烟之花’。我的祝福,与你同在。” 三轮一言的影子说完,渐渐变淡,最后消失于虚无之中。

啧,恋情……吗?伏见正想仔细思索,终端突兀地发出声响:“您有一项专属任务!”伏见划开Jungle界面,只见上面孤零零地排着六个大字——

 

 DAY 4-中午

 

伏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预言屋。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他觉得有点恶心,头晕目眩,喉咙不住地干呕,脑子里似乎有五十万只蜜蜂和五十万只苍蝇同时在嗡嗡嗡地叫着乱飞。他浑浑噩噩地走到最近的一家餐厅,一屁股坐在室外的座位上,将头重重磕在桌子上。不知道过了多久,伏见被人抓着肩膀扶起来坐直,八田的脸出现在他面前,嘴张张合合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美咲……”伏见笑了,站起来猛地抱住八田,将头埋在他的肩膀,强忍着没有哭。

“猴子,你到底怎么了?你生病了吗?”八田焦急地在伏见耳边喊着,“坐下,我给你找一点东西吃。”

“美咲,不要走……”伏见听到自己虚弱的声音这么说道。

“啊啊,我不会走的。我给你找点吃的,然后和老板请个假,我陪着你。”八田的笑容灿烂得刺眼,伏见情不自禁地眯起眼睛。

后面发生的事情伏见记不清了,等到他回过神来,已经不知不觉地跟着八田走到Homra门口了。八田将他留在门外,自己先进去和其他人打声招呼,伏见孤零零地站在门口,感觉全身发冷。

“怎么回来了?”伏见听到了他此刻最不想听到的声音,赤之王从旁边的小巷里走了出来,嘴里叼着根烟。

“对不起……”伏见低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神经质般地道歉,身体抖得像筛子。

“如果是因为离开Homra,我说过没事的。”周防将烟熄灭,“如果不是,”他目光灼灼地盯着伏见,“那是因为什么?”

“对不起……我,我会杀……”伏见咬紧下唇,他的本能让他在最后一刻改变了说辞,“我会伤害一个对您很重要的人……”

“对我重要的人啊……”周防回头看了一眼Homra酒吧,“我会提醒十束和八田小心的。”

“唉?”听到了意料之外的名字,伏见突然清醒了几分,“为什么是他们?”

“他没给你佩刀,你无法使用他的能力。”周防收回了目光,“至于八田,他对你太信任了。”

伏见的嘴动了一下,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开口:“不是……homra的人。”

周防嗤笑出声:“呵,他的话,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他转身走进Homra酒吧,伏见听到里面顿时变得喧闹起来。

我也希望,我太高估自己了啊……伏见内心默默地想到,恶心反胃的感觉又找上了他,让他觉得生不如死。他打开Jungle游戏,上面那六个字还清清楚楚地摆在那里:

杀死宗像礼司。

 

(许久不见的更新)

八田君是无辜的(中下)

LOF不爱我了,见评论吧。哪个可以打开就随缘吧。。。。。。。

论尊礼和红楼的相性意外合拍(x

八田君是无辜的(中)

我不该嘚瑟的。评论见,哪个能打开随缘吧.........

老福特你不爱我了,暴风哭泣

八田君是无辜的(上中)

宗像刚刚整理好自己的衣着,周防就推门进来了,手里空空如也。

“哦呀,阁下这是改主意了吗?”宗像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突然又变得波澜起伏。他暗自奇怪,之前面对周防时并没有这种感觉。

“啊,刚好遇到八田,我拜托他去了。”周防随手脱下外套,扔下脚边,“继续吧,宗像。”

“等一下!”宗像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八田是指,homra突击小分队队长,通称八咫鸦的八田美咲君,是吗?”

“啊。”周防将白T恤也仍在地上,深色的皮肤衬得胸前的银色蛇形吊饰格外显眼,“你不脱吗?”

宗像强作镇定,眼神盯着蛇形吊饰:“拜托八田君好吗?他看上去很单纯的样……“后面的话被周防一个深吻吞入腹中。

“不要在这种时候喋喋不休别的人啊……”周防伸手开始拉车宗像的制服外套,“你怎么在私人时间还穿着制服?”

“一会……是打算去工作的……”宗像一面配合地让周防褪下自己的外套,一面回答。

“要为我留下吗?”周防将蓝色的制服甩到一边,换来了宗像的一个皱眉。

宗像稍微后倾了点身体,一只手抵住周防的锁骨:‘’那要看您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呵。“周防嗤笑一声,他看出宗像有点紧张。他没有说破,而是饶有兴趣地欣赏着一贯胜券在握胸有成竹的Scepter4室长宗像礼司偶尔不那么完美的样子。归根结底,他与他现在不过是一对相爱的凡人。周防顺着宗像的腰线一路摸索下去,徒手扯开裤子。金属扣子崩了出去,落到地上,发出叮的一声响。

“阁下的举止不要……啊!”宗像的身体剧烈地晃了一下,周防直接将他的下体含了进去。宗像觉得一阵眩晕,他分不清生理上的快感多一些还是心理上的快感多一些。赤之王单膝跪在他面前,一双鎏金的眼睛向上看着,颜色比平时暗了一些,闪着晦暗不明的光。宗像修长的手指忍不住插入周防张扬的红发之间,松松地握着,不知道是想抓开他,还是将他向自己抵近。周防笑了,他改为热情地舔吻,从根部一路向上。宗像的手抓得更紧,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周防暗自加快了动作,一只手深上去扶住宗像的身体,另一手探到身后,卡着宗像爆发的一瞬间,将指尖探进后方秘密花园的入口。

“啊——”宗像在双重攻击之下向后倒去,刚好被周防接住。他搂着宗像的腰,站起身来给了宗像一个充满欲望的吻。他们离得那么近,周防在宗像半张着的充满迷茫是双眼中,看到了自己的虎视眈眈。欲望如焚尽三千世界的业火一般在这目光相接中熊熊燃烧,对方是宗像,所以他可以承受,只有他可以承受。既然如此,管他呢!周防想,他等不到安全套送到了,他一分一秒都不想等。

周防带着宗像躺倒在榻榻米上,他一面不断地亲吻着宗像,一面加快着手下的动作。没有润滑剂的帮助,手下的开拓并不顺利,宗像似乎还在高潮的余韵中迷失着,双手攀上周防的后背,下身稍微抬起一点,似乎是在配合周防的开拓。借着流下来的白浊,周防好歹是放入了三个手指,他正打算再加一根时,手臂被抓住了。

“不是和您说了吗?”宗像的声音嘶哑,带着难耐地喘息,“要上我,先戴套……”他抬起一条腿,雪白的纤足踏上周防的肩膀,微微用力。

周防没有移动,坦然地接下了这份力道,甚至有些开心。他腾出一只手握住宗像的脚踝,扭头亲吻他光滑洁白的脚背,然后从脚尖开始,顺着小腿一路嗫吻上去,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一串赤色的吻痕。宗像怔住,吻足这一举动背后的仪式感和象征性让他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征服的快感从他内心深处蓦然升腾迸发,让他迷失其中。周防笑了,他弯腰凑到宗像的耳边,在他熊熊燃烧的欲火之上洒下那一捧致命的油膏:“宗像,你不是想要我,对你俯首称臣吗?”

周防是天生的猎手,他太知道如何引诱猎物,掩藏自己,让猎物放松警惕。在宗像因为他的诱惑而战栗的同时,他不声不响地抽出手指,勃然的下身抵住宗像身后的入口,只带他即将回神的一刹那,没根而入。

“呃——”宗像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似是而非的喘息,便被周防吻住,他的衬衣还好好地穿在身上,领巾打得整整齐齐,下半身裤子却不知什么时候被周防褪了下来,挂在左脚的脚踝上,他光裸的那条腿还被周防握在掌中,上面被烙下了属于周防的痕迹。

宗像恼火于自己的大意,一口咬上了周防在自己嘴里肆意妄为的舌头,在周防吃痛撤退后,咬牙切齿地低声说:

“周防尊,您,真是个混蛋。”


尊礼拼起来是个心形!!!妈妈我又相信爱情啦!图源见水印,侵删。

沙雕P图的我又来啦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P完后莫名感觉到了虐

八田君是无辜的(上)

“就是这里了。”宗像这样说的,打开了房门。

周防走了进去,玄关只容得下一个人,里面是一条狭窄的走廊,一侧是简易的厨房,另一侧有独立的卫浴间,再向里就是卧室了,房间的尽头是一扇大窗户,连阳台都没有。房间的地板是榻榻米,墙壁是淡绿色的,窗户上垂着和墙壁同色的纱帘,卧室的一侧摆着一个木头大立柜,除此之外房间里什么都没有了。

似乎是读出来周防内心所想,宗像一边换鞋一边解释道:“简陋一些也是难免的。那时候我刚从英国留学回来,这种地段不佳的1DK房子是我唯一能凑够首付的。我在英国时托了哥哥和中介付了钱,谁知道在飞机上被选为青王,一切安排全乱了。后来还清了贷款,就一直放着。”

“嗯。”周防不知所谓地应和道,内心疑惑宗像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些。

“现在。既然我们已经成为合法配偶了,”宗像站直,将钥匙从钥匙环上卸下来交给周防,“这个房子有一半,是你的了。”他将钥匙交到周防尊手心,迅速地移开眼睛,“当然,这只是走一下形式,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毕竟,现在我们是合法伴侣了,彼此的婚前财产应该交代一下……“

“宗像,我知道。”周防笑了,将钥匙珍而重之地放到外套内侧的口袋里。钥匙只有小小的一块金属,摸上去有点凉,但周防却觉得自己的内心被填满了一样。他走近宗像,伸手捧住宗像的面颊,轻轻地吻了过去。宗像愣了一下,随即张开嘴回应起来。两个人唇舌纠缠,周防从宗像口中尝到了微微的甜意。宗像试图后退一步脱离这个吻,但周防不依不饶地追了上去,两个人一路推搡着,直到宗像的后背抵到门板上,退无可退。周防一只手压着宗像的肩膀,将自己的爱人禁锢在自己身下,另一只手顺着宗像的脖颈一路探索下去,徘徊在那如白蛇一般细腻灵巧的腰侧,用指腹感受身下白皙肌肤的柔软。宗像好容易扭开头,喘着气抱怨道:“阁下这是,想要了?”

“是啊。我们错过了那么多时光。“周防凑近宗像的脖颈,灼热的气息仿佛要将宗像融化。那一瞬间宗像仿佛看到爱欲之火从周防眼中蔓延开来,在自己的皮肤上灼烧着。宗像有些喘不过气,他仰起头,整个人懒懒地靠在门板上:“那我就,姑且满足一下阁下好了。”

皮带哐当一声掉在地上,周防的喘息声陡然加重。宗像的双手灵巧地探了进去,微凉的手握住周防的下身,开始有规律地摩擦起来。

“宗像……”周防强忍住才没有因为过大的刺激而出丑,他一把抓住那两只兴风作浪的手,压在宗像头顶,另一只手探下去,拉开宗像的拉链,伸了进去。

宗像任由周防控制着自己,挺身将脸凑过去,轻轻嗫咬着周防的喉结,然后顺着颈侧的大动脉一路舔吻上去:“如何?为我射出来吧,homra的周防尊。”最后三个音节被他拉得长长的,缠绵悱恻。

周防将他更紧地压在门上,下身相抵,一只手握住他们两个的下体,难耐地摩擦。他用唇描摹着宗像的脸,将宗像的眼角眉梢都镀上一层薄红。宗像闭上眼睛,抬起腿摩擦着周防的大腿内侧,感受着那个人低沉的喘息声。周防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两个人几乎同时射了出来。

“您不行啊。”宗像双腿发软,他挣出一只手搂住周防的肩,避免自己顺着门滑下去,“我还以为,您的表现能让我惊艳呢。”

“你不也是吗?”周防松开束缚宗像的手,一只手改为搂着宗像的腰,另一只手探向宗像身后,“长久不做的话,第一次会很快,而第二次就会很持久。”他靠近宗像的耳朵,满意地看到耳尖泛着红,就像三月枝头的樱花,“你是在担心,我满足不了你吗?”

“看来阁下,是打定心思要上我了?”宗像勾出一个假笑,周防直觉性地退后闪避,勉强躲过了宗像直接冲他下腹而来的一记直拳,“要上我,先戴套。”

“没得商量?”周防眉头微皱。

“没得商量。”宗像假装恶狠狠地说,“好了快去,您还要我替您拉上拉链吗?”

周防抓住宗像的手靠近,痞笑着说:“刚刚你拉得挺欢快的啊?”

“哼。”宗像利落地替周防整理好,拉开身后的房门,“好了快去!”他将周防推了出去,紧接着关上了门。

周防摸了摸口袋里的零钱,还好还够,要不要顺便买点东西来吃呢?应该会很消耗体力吧。

宗像靠着门坐下,大口大口的喘气。他的心脏跳得飞快,有生以来第一次,理智全然让位于情感。他觉得自己抖得厉害,却期盼着周防早点回来。

这种矛盾的感觉,是什么呢?宗像闭上眼睛笑了。


王权轮回 13

预警见 12


DAY 1-下午

夜刀神留了伏见吃午饭。夜刀神亲自下厨,手艺意外地不错,但是被强迫吃了很多蔬菜的伏见并没有心怀感激。

伏见告别夜刀神后向Scpter4走去。一路上他用手摸着自己的锁骨。那里的标记似乎在隐隐作痛,伏见知道这只是错觉。美咲知道了会怎么想呢?他是那么热爱着homra那个组织啊?是会像第一次那样没有交集呢,还是……叛徒两个字突兀地在伏见脑海中出现,让他的心脏骤然紧缩。

猿比古,如果不想美咲伤心的话,继续呆在homra不就好了吗?

伏见笑了一下,旁白的话倒是让他清醒过来了。

“我有不得不做的事情啊。”伏见这么回答的一瞬间突然意识到,相比Homra,Scepter4的确更适合自己。他脚步轻快地走向S4驻地。

 

在大门口,伏见遇到了淡岛。

第一次见面时的不愉快连同被压倒时的触感清晰地浮现在了伏见的脑海内,他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

“伏见猿比古吗?”S4副长板着一张脸打招呼,“室长在等你,请随我来。”说完她转身开始带路。

伏见随着淡岛走上华丽的大理石台阶,穿过装饰着高雅油画和精美雕塑的走廊,一直停到一扇实木门前。Scepter4的室内装潢精致典雅,到处都透露着这是个财大气粗的部门。真好啊,这就是政府部门吗,浪费纳税人的钱,啧。伏见有气无力地想着。淡岛敲门通报后,打开门就离开了。伏见自己走进室长办公室,一眼就看到了占据了一半空间的日式茶室。

啧,真是夸张啊,在这种地方设立茶室。

青之王宗像礼司坐在办公桌后的高大皮椅上,手里拿着一片拼图,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伏见有种错觉,他刚刚所想的每一件事面前这个人都一清二楚。这就是王吗?伏见撇了撇嘴:“我想要加入Scepter4。”

“理由呢?”宗像问道。

不是你邀请我的吗?为什么要问我原因,我总不能说我想要知道故事的另一面吧。伏见啧舌:“我想要体验一下,另一位王麾下是什么样子。”他盘算着如果青之王对这个回答不满意,他要怎么样编造出另一个理由。

“哦呀,那真是太好了。”青之王用听不出真假的欢快语气说道,“欢迎加入,和淡岛君说一下,她会带着你领制服和熟悉环境的。我要继续忙了。”说完,他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看着伏见,就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小动物一样。

你在忙什么?忙着拼拼图喝茶吗?伏见腹诽道,还是维持着最基本的礼貌,点头后转身离开。

还忙着和尊打架。

旁白补充道。伏见对这次的旁白好感简直不能更多了。

 

DAY 1-夜间

 

整个下午伏见都在采购中度过了,他觉得这一定是青之王宗像礼司故意安排的。他不相信一个装修得如此豪华的办公机构居然会没有任何一套富裕的被褥,或者其他生活必需品。伏见拿着S4后勤部给的信用卡,跑遍了商业街,才算是把自己安顿在宿舍里。本来需要买的东西又多又杂,已经让人很心烦了,街上还有很多人玩着手机,伏见凑过去看时,发现是同一款游戏。啧,真是给人添麻烦,玩游戏不能在家里玩吗,为什么非要在街上给别人添乱。伏见一边腹诽一边继续他的采购大业。当他忙完这一切时,已经是晚饭的时间了。他匆匆跑去食堂吃了顿饭,然后转身离开了。

一路上,伏见忐忑不安,他想去见一见赤之王周防尊,于情于理,他都该见那个人一面。毕竟自己,算是背叛了Homra。他仔细地检查过俳句本,这个时候八田不在Homra。是啊,八田,他是八田,而我会是伏见,就这样吧……伏见闷闷不乐地想着,一路上脚步沉重。

Homra还是和之前一样,外面看上去只是间普通的酒吧,里面亮着温暖的光。伏见做贼一样地从窗口看进去,果然和之前一样,Scepter4的副长淡岛世理正坐在吧台前,酒吧老板草薙出云正微笑着为她调酒。真好。伏见缩回头,独自一人缩在阴影里。他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在上一次攻略的时候,他就是其中一员。Homra虽然吵闹又无趣,但是美咲在那里,这就足以成为他留下的理由了。但是为什么,他又离开了呢?

猿比古,你也可以回去的。

伏见感激地笑了笑,他不知道旁白能不能看到,或许可以吧。

“你怎么在这里?”伏见等的人终于出现了。周防尊懒洋洋地走了过来,脸上还带着一点温柔。肯定是又去和青之王见面了吧……经历过之前两次的攻略,伏见感觉自己越来越能辨认出那种独有的赤之王见过青之王后的氛围了。啧,还好离开了,不用被闪瞎眼。伏见突然想到此行的目的,他低下头,不知该如何开口。

“是因为你去了Scepter4吗?我已经听说了。”周防尊的声音没什么起伏,听上去就像在说一件和自己不怎么相关的事情,“那很好,你更适合那里。”

“抱歉……”伏见小声说。

“没必要。”周防敷衍地说,转身走进Homra酒吧。

你,不进去和大家说一声吗?

伏见露出一丝苦笑:还是算了吧,里面气氛这么好,我何必去扫兴呢?他转身离开,顶着灿烂的星光回到自己的宿舍,以后的事情,就交给以后吧。

 

DAY 2-中午

 

伏见一早起来先是例行跑步捡钱。他不确定自己进入Scepter4后是否还有时间去打工赚钱,有备无患总是好的。当他气喘吁吁回到S4驻地的时候,宗像礼司亲自迎接了他,并告诉他他的任务是整理资料。而当他忐忑不安地来到资料室时,又发现资料室的所有资料都已经被整理好了。“啊,既然如此,伏见君今天就自由活动好了。”宗像礼司轻飘飘地说出怎么听都很不负责任的话。

不过既然上司都这么说了,伏见也不打算拒绝。他翻看着俳句本,决定去打工赚钱,谁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呢?

在路上,伏见不停地被莫名其妙地人拦住,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向他推荐一款叫做“Jungle”的游戏。这款基于移动终端开发的游戏目前很流行,伏见早就注意到了。在游戏里玩游戏……吗?伏见觉得自己要真这么干那一定是疯了。一个游戏就够人头痛的了……啧。伏见拒绝掉了地27个推销者,心烦意乱地走进打工的地点。

总觉得自己忘了点什么事情呢?伏见一边找到老板说明来意,一边心不在焉地想。接着他就被飞过来的托盘击中后脑,整个人倒了下去。

猿比古!

在旁白的惊呼声中,伏见总算想起来他忘了什么。是啊,上一次攻略的时候,他之所以来这里打工,是因为,美咲也在这里打工啊……完蛋了。伏见嘴角扯出一个笑容,一个翻滚躲开了直冲他飞来的火焰:“好久不见啊,Mi~Sa~Ki~”

猿比古,你这么叫美咲的名字,会被打的。

我不叫他的名字,也会被打的。伏见利落地闪过八田扔过来的盘子,转身就往门外逃去,他不想用赤组的异能战斗,但是加入青组后他还没被赋予能力,只是个普通的工作人员而已,这种情况下和盛怒的八田打起来,自己绝对下场凄惨。

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纠缠。反正,等一切结束了,美咲醒过来,就不会记得这一切了吧……伏见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寻找街边隐蔽的小巷躲过八田。

“死猴子!你给我出来!把话说清楚!不是说好了要一直在一起的吗!”八田的声音在街上回荡。伏见躲在一条暗巷里的钢制楼梯下面,摸着锁骨上的标志,连呼吸声都不敢出。给我时间,美咲,我会把你叫醒的,到时候一切都会好。伏见在内心里不断地重复道。

猿比古,你不去解释吗?你不说,美咲是不会知道你去礼司那里的真实原因的。

没这个必要,美咲只要,开开心心地就好,这些沉重的事情,就让我一个人背负吧。伏见低下头,笑了。

 

DAY 2-夜间

 

伏见买了胸针,赠送给了安娜,换回了红色玻璃珠。他把玻璃珠妥善地放好,然后去Scepter4整理了一下午资料。晚饭的时候他去了食堂,里面除了一个个子高高的红发少年,并没有其他人。伏见安静地吃完了晚饭,看了一眼浇满了蓝紫色红豆泥的甜品,决定放弃。他漫无目的地在Scepter4驻地内游荡了一会,最后坐在主入口附近的台阶上,打开终端下载了那个名为“Jungle”的游戏。

猿比古不是说,在游戏里玩游戏是只有疯子才会去做的事情吗?

我和疯子也没差多少了吧。伏见自嘲道。锁骨上的标记隐隐作痛,伏见知道这只是错觉,却不自觉地一而再再而三地摸着自己的锁骨。

“伏见君,是找不到宿舍了吗?”

伏见抬头,看到宗像礼司穿着便装站在他面前,手里拿着空了的草莓牛奶罐子。

“不是。”伏见低下头,继续玩着手里的游戏。

“那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失恋了?”宗像礼司似乎不打算放过他。他不请自来地坐在伏见旁边,月光照下来,他们两个肤色白皙的人就像一对游走在世间的幽灵一样,在无人的台阶上休憩片刻。

“比失恋要糟糕。”伏见完成了一个任务,终端震动了一下,奖励自动发放到了他的账户。

“这世界上比失恋糟糕的事情多了去了。”宗像似乎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注视着夜空,一双紫色的眸子眯了起来,像一只垂涎着油豆腐的狐狸,“伏见君,就打算这样沉迷游戏来逃避吗?”

“啧,没有在逃避。”伏见从游戏中抬起头,余光扫向宗像。月光下的青之王显得格外不真实,伏见忍不住想到上一次攻略后,这个人被杀死了,而他连尸体都没看到过。死了以后的青之王,是什么样子?也会像现在这样美得仿佛神祇一般吗?还是化身为灰白的泥塑雕像呢?

“伏见君,”宗像推了下眼镜,“你的眼神好像在看死人。”

“啧,那是您的错觉。”伏见收回目光,带着心事被戳穿的心虚。

“哦呀,今天伏见君的心情,似乎格外不好呢。”

“啧,刚刚和地下情人秘密约会完的家伙自然心情好了。”伏见说完这句话,猛地站了起来,转身向宿舍的方向走去,将宗像留在身后。

宗像礼司拿出通讯终端,点开一个没有名字的联系人:“曾经在您那里的伏见君,真是个有趣的人呢。”

过了不久,对面那个人回复了一个直截了当的“?”。

宗像没再回复,心情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