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比古君对不起

用周防的态度待人,生死由命,聚散随缘
用宗像的方式做事,殚精竭虑,大义无霾

有了合集很好,虽然还没明白怎么用,但是不用放汇总了

无题

天下着雪,世间一片晶莹,在白茫茫的天与地间,那一抹红格外的耀眼。“宗像……”声音从远处传来,低沉嘶哑,仿佛是情人的呢喃,又仿佛是一声叹息。

宗像礼司从梦中醒来。他许久不曾做梦,更遑论梦到几十年前的事情了。他几个月前才接受过采访,那个记者曾经就是重提,恐怕是这个原因,才让他又梦到了死在24岁的那个男人。

都已经是,那么久远的记忆了呀……

宗像礼司坐起身来,拿过放在一旁的终端检查今天的日程。在他漫长的人生里,他先是成为了青之王,在德累斯顿石板被毁掉后,又继续以Scepter4的室长的身份继续在政府供职,接着他正式投身政界,一路做到首相,再急流勇退,转身去大学教书,兼职政府的参谋。前不久,宗像终于辞去了一切事物,正式地开始享受退休生涯。虽说如此,出于对他的尊重,一些重要的仪式,他还是会被邀请出席,例如今天,他被邀请出戏一向重大的纪念仪式。

“嗯?”宗像疑惑地看着终端,终端上的日程表清楚明白地写着“休息”二字。

即使有曾经的王之力的加成,自己也终于到了老糊涂的地步了吗?宗像与其说是失望,不如说好奇多一点,他从未想过自己老糊涂的一天,似乎这样的体验也很新鲜有趣呢。

宗像像往常一样穿上西装,打好领带,准备外出。今天的早上安静得有些过分。街上空无一人,连平时无处不在的飞鸟都不见踪影。宗像走过街角,下意识地觉得他会和什么人偶遇。是了,在他与他都还在的那段时光,他们频繁地偶遇,以至于彼此都有些独特的默契,对于偶遇这件事,多多少少有些预感。而今,这种感觉又不期而至。

果不其然,在下一个十字路口,那抹熟悉的红色就站在那里,带着他熟悉的有点睡不醒地表情,从容地和自己打招呼:“宗像,好久不见。”

仍然在梦境中吗?这是宗像的第一个反应。不过也好,人上了年纪,总归会频繁地想起以前的事情,这是衰老的表现之一。宗像礼司像之前那样扬起下巴,露出一个略带挑衅意味的微笑:“好久不见,已故的周防尊。”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是讽刺。”周防走到宗像身边,并肩而立,“打扮得这么正式,是要去哪里吗?”

“本来是想去个重要的仪式的,不过似乎记错了日期。”宗像回答道,“阁下又是来做什么呢?”

“你说话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让人火大。就不能不用那个敬语吗?”周防从怀里掏出烟盒,递给宗像,“要来一根吗?”

“我戒烟了,在二十年前。”宗像回答,“伏见君一直念叨着对吸烟对身体不好,我就戒掉了。”他顿了顿,又自顾自地说起来,“同性婚姻法案被通过了,伏见君和你们的八田君有幸成为第一对登记结婚的伴侣呢。”

“啊,那很好啊。”周防将烟放了回去,“伏见那小子终于告白了吗?”

“是八田君先告白的。等伏见君说出来的话,恐怕要等很久呢。”宗像似乎想到了什么,“淡岛君和草薙君的婚礼上,他们还当了伴郎和伴娘呢。你错过了八田君女装的样子,真是可惜。”

“……这并没有什么可惜的吧,你还是一样恶趣味啊。”

“呵呵。”宗像不以为意地继续说道,“你还错过了安娜的毕业典礼,从中学到研究生。她成了你们Homra学历最高的一个呢。我记得她的研究生毕业典礼是在一座教堂里举办的,非常美。可惜照片我没有随身携带,不然可以给您看看。”

“为什么安娜不是伴娘?比八田合适吧?”

“啊呀,安娜是花童了。”

宗像觉得自己和周防似乎没有分别多久,他们就像一对时不时见面聊天的老朋友一样,静静地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周防,你还记得吗?有一次咱们也是在街上偶遇,一起橱窗购物来着。想想看,仿佛才过去没多久的样子。”宗像感叹道。

“呵,你是说你需要换眼镜的那次吗?”周防笑了起来,“我记得你说过,你是不会让出你的路的。”他顿了一下,“你也的确如此,一直都笔直地走在你认定的道路上啊……宗像。”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街道被雾气所笼罩,前方身后皆是一片苍白的浓雾,唯有身边还留有一点清明。宗像下意识地向身边的橱窗看去,玻璃的反射里,两个高大的青年男子并肩而立,一位头发火红,一位头发深蓝。

“我这是……死了吗?”宗像忍不住问道。

“是啊,还真是迟钝啊,宗像……”周防回答。

宗像怔了一下,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阁下,是特地来接我的吗?”

“我想要早一点见到你。”周防顿了顿,“抱歉,之前的事。”

“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而且你也道过歉了。”宗像回答,他低下头笑了起来,“怎么说,在旅途的终点有你等着,也不错。”

“要回头看看吗?虽然在上面也看得到。”周防握住宗像的手。

“没关系的,并没有什么遗憾。”宗像摇头,“而且,终将重逢不是吗?正如我们一样。”

两人一同向前走去,谁也没有回头。

宗像礼司被葬在了学院岛神社附近一处不起眼的地方,那里立着一块小小的青色石碑,四周总会有几朵红色的无名野花盛放着。


(捅刀日贺文【我为什么要庆祝这个?)

(与其说是CP向,更像是原作向)

下午那篇居然被屏蔽了?!我什么违禁词都没有啊!

日本两名不同氏族的王在御柱塔洗手间发生了不可描述之事,视频被曝光

(原贴:https://bbs.hupu.com/24678803.html)

(因为太好玩了,所以忍不住改了一下2333333)


据《异能者日报》12月9日报道,日本两名来自不同氏族的王在御柱塔洗手间发生了不可描述之事,但这一过程被其他同时使用洗手间的兔子用终端拍摄下来后被曝光。

涉事的两名日本男子是来自不同氏族的王,他们在御柱塔的洗手间里发生x关系。

当时两人没有控制自己的冲动,停下手边的事物即刻在洗手间发生关系。对此,有人戏称这意味着两氏族联姻。

然而,这两位王过于忘情,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正被一个同时使用洗手间的兔子拍摄。对此,记者御芍神紫表示:“毋庸置疑的,我们都知道他们的名字。”但记者拒绝透露他们的身份,因为他们拥有隐私权。

另一家氏族的王凤圣梧还表示,这两位王是两个“高大漂亮的男人”。

这个突发情况在王权者会议上引起了小小的骚动。据称青组Scepter4的副长淡岛世理已经发布了一份通知——禁止任何青组氏族成员讨论此事。

据了解,目前还不清楚这两位王是否会公开关系,或是否将结婚。



评论:

游客:好想知道是哪两位呢。

游客:肯定不是御前吧,是御前的话,兔子不敢爆出来的

游客:小白一直和我和小黑在一起喵!不是小白!

游客:绿王是残疾人吧,他只用残疾人洗手间……

游客:啧,这码打的,和不打码有什么区别


我在找那个故事里的人

你是不能缺少的部分

小小的手牵小小的人

守著小小的永恒

收拾行李到崩溃,贴张最近收的周边图治愈一下自己..........啊,他们真好

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内容,部分文章暂锁。我觉得我会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以一个合适的方式,将它们再放出来的。

王权轮回 15

预警见 12


DAY 4-夜间

 

伏见本想在街上游荡着,他不太想回去面对宗像礼司,也没有什么别的地方可以去。不知不觉,当他停下脚步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预言屋门口。预言屋的大门开着,夜刀神狗朗正端坐在里面,对着一堆竹签发呆。

看上去,夜刀神君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呢。

伏见看着夜刀神将竹签收到了一个竹筒里,然后煞有介事地摇晃起了竹筒。竹签在里面摇摆,然后有好几支签一同掉了出来。夜刀神苦恼地将它们排成一排,抱着手臂坐回原处。

“啊,伏见君,太好了,总算是有一个对上了。”夜刀神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有故人来访对上了,但是拯救本该死去的人,不该死去的人死去,和烈火焚尽一切是什么意思呢?”他摇了下头,“算了,伏见君先进来吧,我去泡茶。”

伏见端坐在矮桌旁边,手里捧着一杯茶,听着夜刀神滔滔不绝地说着已故的三轮一言大人的趣闻轶事。

“……所以说啊,三轮一言大人最好了,不单是我,连师兄都承认呢。啊……”夜刀神突然停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表情变得悲戚又愤怒。

“师兄?”伏见下意识读重复道。

“是……”夜刀神的手抚摸上他的佩刀,“我,曾经有一个师兄。他是一个,有着自己的道的人,他,为了验证自己的道,而挑战了老师。当然老师赢了。然后他就离开了,继续去寻找他自己的道。这把刀,叫做‘理’,师兄也有一把刀,叫做‘过’。他,如果他想要夺取我的这把刀的话,我能……我能守护恩师的遗物吗?”夜刀神低头自言自语道。

夺刀?伏见灵光一闪:“你的师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什么样的人啊……”夜刀神也是一楞,“是个紫色卷发的高个子,嗯……”

这几个字让伏见心里一沉。这就解释通了,为什么那群人知道夜刀神手里有“理”,也知道理可以弑王。之前自己已经再次确认了理的确在夜刀神手上,而自己现在接到了杀死宗像礼司的任务……伏见的目光落到了理上面。

“呵,他的话,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赤之王的话突兀地出现在伏见的脑海里。

 

伏见和夜刀神一直聊到傍晚时分。预言屋打烊,伏见帮着夜刀神收拾好房间,锁上门,一同向着学院岛方向走去。这场景似曾相识,接下来就是十束被杀,然后一切就滑向不可挽回的地步了。

一个奇特的念头突然在伏见脑海中成型。

“啧,事实上,我昨天晚上做了预知梦。”伏见斟酌着开口,“例如,我知道,咱们再向前走,会和一对同性恋人擦肩而过,两个人一个有一头红发,一个有一头蓝发。”

“唉……你突然这么说……”夜刀神的话音未落,就看到不远处青之王和赤之王并肩走向他们。两位王聊得十分投入,完完全全无视了伏见。伏见内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啧,王什么的,真是让人恼火。

“实现了……”夜刀神转头看着伏见,眼睛闪闪发亮,“你还梦到了什么吗?伏见君,说不定你和三轮一言大人一样,有预言的天赋呢!”

“啊,我还梦到,在经过一家酒吧的时候,咱们会看到一个淡金色头发的美女。”伏见说到。

他们继续向前走,在经过Homra酒吧的时候,刚好看到草薙送淡岛出来。

“又……又实现了。”夜刀神目瞪口呆。

伏见明白时机到了:“咱们接下来,会在一栋大楼下面看到一个拿着摄像机的男人走上去,但是我梦到,那个男人会被一个白头发拿枪的人杀死。我想,是不是咱们可以跟上去,试图解救他呢?”

夜刀神毫不犹豫地点头:“也好,就算是预言错误,也耽搁不了什么。”

伏见和夜刀神果不其然地遇到了拿着摄像机的十束。他们两个小心翼翼地跟在十束身后,夜刀神全神贯注地握住手里的爱刀“理”,伏见偷偷从怀里摸出了小刀。两个人屏息凝神,一步一步跟着十束走向天台。他们听到了十束的问候声,伏见条件反射般地冲了上去一把将十束扑到在地。紧接着夜刀神也跳了出来,挥刀荡开子弹,然后直接向开枪的白发男子刺过去。白发男子见势不妙,立刻转身从楼顶跳了下去,夜刀神随即也跟着跳了下去,穷追不舍。天台上只剩下伏见和十束两个人。

啧,可算是保住了这个人的命了。伏见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尘土:“你怎么样?”

“啊,真是谢谢小猴子了呢。”十束也跟着站了起来,“你是一直在跟着我吗?”

“啧,碰巧路过而已。”伏见扭过头去,“我陪你一起回Homra,省的好不容易保下的命浪费了。”十束笑着答应了。

两个人一同走到Homra,就在伏见转身准备走的时候,草薙突然叫住他:“虽然有些冒昧,不过伏见你可以帮我个忙吗?”

“不。”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事情的伏见坚决地拒绝了草薙的建议,“你们的王今天的确不会回来了。”

伏见缓步离开,留下一脸困惑的草薙和十束面面相觑。

 

 DAY 5-清晨

 

伏见看到终端上的任务内容时,心情居然没有什么波动。不如说,他对此早有预感。真实看到的一刹那,他虽然知道一切都无可挽回了,却并不激动或者沮丧,只是木然地接受了这一切。他站起身认真地穿好Scepter4的制服,像是要去执行任务一般,将每一颗扣子系好,然后庄严肃穆地走了出去。

破晓未至,淡青色的天边点缀着几颗孤星,沉睡中的城市被一层灰蒙蒙的薄雾所笼罩。伏见猿比古循着记忆走过空荡的街道,他一直紧紧盯着前方,生怕自己一个回头便要逃离回去。不论是选择继续还是逃避,结果都是一样的。而他,不过是个卑微的叛徒。

猿比古……

旁边怯生生地叫着他的名字,却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伏见不想无安慰她,只是漠然地继续向前走。

远处的街边出现了一道蓝色的身影,和他迎面而来。快要擦身而过时,两个人同时认出了对方。伏见不由得停住脚步,来人下意识地推了一下眼镜,似乎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向伏见走来:“早安,伏见君,这么早出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吗?”

“啧,室长是彻夜未归吗?”伏见没好气的反问,他现在一点也不想见到这个人。每一次见面,他之前好不容易才下定的决心便被动摇一分。

宗像愣了一下,然后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般地笑了起来:“伏见君怎么会这么想呢?我只不过是出来欣赏晨景的,伏见君不觉得这座城市的清晨非常美丽吗?静谧又安详。”

那是你现在还不知道两天后的黎明会发生了什么。伏见阴暗地想。那是因为你刚刚享受过情爱的滋润!

“伏见君在想些什么吗?”宗像问道。

“我觉得今天的清晨的确格外美丽。”伏见随便回答,“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不打扰您了。”他低下头,绕开宗像继续向预言屋走去,去拿那柄弑王之剑。

 

DAY 5-中午


拿到“理”的过程比想象得要容易的多。夜刀神似乎追了那个人一整晚,现在正毫无形象地倒在预言屋里呼呼大睡,“理”被他松松地抱在怀里。伏见轻轻地将“理”抽出来,小心地带走。从始至终,夜刀神都没有醒来。

顺利得过分了。伏见心里想到。他出门时,看到街上有几个早起的人,正在专注地玩手机。是来监视我的吗?果然还是不放心,毕竟,我是个职业叛徒啊!伏见冷笑着离开。

猿比古不是叛徒。

旁白笃定地说。

我曾经向一个人许下过誓言,说要保护青之王宗像礼司,现在我却要亲手杀了我曾发誓保护的人……这还不算是叛徒吗?伏见嘲弄地说。

但有些事情,是不得不去做的啊?猿比古如果是有别的办法的话,是不会选择这么做的,对不对?猿比古也好,美咲也好,尊,还有其他人,都是温柔的好人!

温柔的好人吗?伏见低下头打开终端,确认任务进度。

 

要如何杀死一位王呢?

以冰霜?以火焰?

以夏日的骄阳?以冬日的初雪?

以难以承受的孤独?以无法抗拒的命运?还是以似是而非的希望?

伏见君看着终端屏幕上的绿点。除了他之外,还有另外36名和他一样的低级别玩家,一位J级干部,还有一位并未表明等级的玩家。但是伏见知道,其他的人都是障眼法,只有自己,负责在最合适的时机,冲到自己的现任上司面前,一刀毙命。

赤之王会怎么想呢?Homra的其他人又会怎么想呢?美咲,美咲他会怎么想?

八田美咲这个名字让伏见的心一阵抽痛。伏见怀疑着照这样下去,自己到底能不能成功地唤醒美咲,还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轮回中彻底迷失自己……八田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的样子突兀地出现在伏见的脑海内,现实中的自己,应该也是差不多的样子吧……那么自己和美咲的床会挨在一起吗?会不会,就像永生永世长眠在一起的样子呢?

猿比古……差不多了。

旁白的提示将伏见的理智找了回来。面对37个人的围攻,其中还有那个夜刀神的那个紫发的师兄,青之王宗像礼司也完全不落下风。他的佩剑天狼星没有出鞘,本人正形容不迫地在人群中穿梭,时不时打晕几个冒失的侵犯者,就像正在出席什么宫廷舞会一样从容优雅又不可一世。

他是一位真正的王。

伏见握紧手中的刀,他的目的只有一个,趁着宗像背对他的时候,一刀致命。如果这一击失败,宗像礼司会活下来,Jungle会果断地放弃他,他最好的情况就是被关进监狱,最糟的是被赤之王烧得灰飞烟灭。伏见接到了信号,闭着眼睛冲了出去。只要这一击失败,Jungle在短时间内就再不可能发动任何袭击了。

但是这一击没有失败。


王权轮回 14

预警见 12


DAY 3-清晨

 

伏见被自己的终端吵醒。窗外的天色晦暗不明,属于太阳的最早的微光已经将天色映亮,然而真正灿烂的光线却还未出现,一切笼罩在混沌之中。伏见打开吵闹不休的终端,发现上面有一条新的游戏任务,上面被标注为紧急:“请去游戏厅取得任务道具,送往学院岛指定PC手里。”伏见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握住,他觉得自己呼吸困难。这就是他之前见到的事情,只不过这一次,要由他自己亲手来做。伏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爬起来简单地洗漱了一下,离开Scepter4。

清晨的街道上空无一人,伏见循着记忆里的路线,顺利地走到游戏厅。那个紫色头发的美人已经等在了那里,手里拿着眼熟的盒子。

“你就是,伏见猿比古吗?是青之氏族的一员呢。”紫发美人一边玩弄着手里的盒子,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你以前也是赤之氏族的一员,后来背叛了他们。怎么,你又要叛逃到我们这边来吗?”

“你们这边?”伏见反问道。

“绿色啊。”紫发美人递出了手中的盒子,向伏见抛了个媚眼,“拿好哦,不是每个玩家都有这种高等级的任务的,你很幸运呢。”

伏见沉默地接过盒子,在终端上确认任务进度,下一步就是将盒子送到学院岛,交给,那个杀害了十束多多良的白发男子。

“哦对了,伏见君,你擅长使用武士刀吗?”紫发美人突然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之前没用过。”伏见谨慎地回答道。

“哦,是吗?听说Scepter4的成员都会被培训使用武士刀呢。”紫发美人笑了起来,“不过也是,你只是个普通的后勤人员而已呢。呵呵,那么祝你好运啦~”紫发美人说完,晃悠着自顾自地走掉。伏见在确认他走远后,悄悄地掀起盒子的一角。

盒子里面,放着一把枪。

 

 DAY 3-中午

 

伏见送完盒子后就回到了S4驻地。他帮着一位独臂的前辈整理了两个小时的资料,然后神情恍惚地飘到食堂,随意盛了一些饭菜,之后坐下来发呆。

猿比古,猿比古……

旁白的声音让伏见回到现实,不知什么时候,青之王宗像礼司正坐在他对面,眯着眼睛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

“伏见君,很有趣呢。”宗像见伏见回过神来,遗憾地叹了口气,“一直呆呆的,就好像什么小动物一样。”

“啧,我可不是什么小动物啊。”伏见撇了撇嘴,在青之王面前,伏见常常有一种自己赤身裸体般完全被看穿的感觉。

“我可是很中意伏见君你呢。”宗像说着不知所谓的话,“不过我稍稍觉得有些遗憾的是,伏见君你明明那么有才华,最近工作却并不认真呢。”

伏见瞪大眼睛,然后立刻低下头,假装自己很饿的样子,大口地吃饭。

“伏见君不要紧张,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我只是觉得,伏见君你,心思并不在工作上啊。”宗像礼司不紧不慢地吃着午饭,拿伏见脸上的表情作为佐餐佳品。伏见恨不得自己能立刻吃完离开这里,虽然面前这个人看似斯文,他所带来的压迫感和赤之王周防尊不相上下。该说,不愧是能和赤之王比肩而立的青之王吗?

这时,Scepter4的副长淡岛世理端着一个食盒走了过来。她低头扫了一眼狼吞虎咽的伏见,然后恭恭敬敬地将食盒放在宗像礼司面前:“室长辛苦了,这是今天我为您准备的特制甜点。”她行了一个礼,然后转向伏见,略有些迟疑地说,“伏见君,是饿了吗?如果不够,还可以去添饭的。”

伏见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她,这位和草薙出云有点交情的副长过分认真,又很严厉,牵扯其中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啊,淡岛君,不用担心。如果不够的话,我可以将甜点分给伏见君的。”宗像礼司适时地开口道。

“如果是这样,我这里还有一些富裕的甜点……”淡岛犹豫着说,“我可以……”

“不,不用了。”宗像礼司的语气比平时急促了许多,伏见忍不住抬头,一向游刃有余的青之王此时露出了有点窘迫又非常急切的表情,“让淡岛君让出一直很喜欢的甜品,我于心不忍。身为上司,与下属分享也是分内职责,请淡岛君不要担心了。真的,完全不需要担心。”

淡岛似乎松了口气,她再次行礼后告退,餐桌上又只剩下宗像和伏见两个人。伏见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宗像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就好像普通人发现老师点名发言的不是自己一样。喂喂,只是份甜品罢了,有那么夸张吗?伏见在内心腹诽道。

“那么伏见君,今天中午的甜品,分你一半。”宗像修长白皙的手指挪开食盒的盖子,里面是一坨青紫色的物体,堆成了小山状,散发着不祥的气息。

“室长,这是什么?”伏见镜片闪过一道白光,直觉告诉他这玩意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事实上这玩意看着也不简单。

“是甜品,淡岛君特制的红豆泥。”宗像低下头,镜片反射着寒光,“伏见君,请务必不要客气,多吃一点吧。”

看着根本不能吃啊!伏见硬着头皮,从食盒里挖了一半出来,然后目光坚定地和宗像对视,示意宗像这是自己的极限。宗像看了一眼伏见盘子里那一坨仿佛来自地狱的青紫色物体,默默地点了点头。两个人各自拿起勺子,从面前的红豆泥小山上挖下一角,送入嘴中。

一阵可怕的气氛从两个人周围弥漫开来,就好像有人在某位大人物的葬礼上把前去吊唁的客人的假发扯下来戴在和尚头上一样,非常的古怪。伏见深吸了一口气,默默地吃完了盘子里的红豆泥,内心怀念着美咲偶尔下厨时做的料理。

宗像礼司的好感度,增加了。

等等,这个游戏有好感度系统吗?伏见猛地抬头盯着宗像,后者疑惑地看了回来,从他脸上伏见没有发现一丁点好感度增加的迹象。

AVG冒险游戏,有好感度系统是很正常的啊。不过玩家,也就是猿比古你,是不能查看好感度的。

原来如此。伏见端起盘子,送到回收处:好感度有什么用吗?

嗯,如果好感度到达了一定程度,会得到特殊的道具或其他奖励。

伏见摸了摸口袋里的红色玻璃珠,思索了一会,决定尝试一下刷高宗像礼司的好感度:除了吃红豆泥,还有其他的提升好感度的方法吗?

没有。

旁白回答得干净利落。

啧。伏见觉得前途堪忧。

 

第三天-傍晚 

 

伏见在终端上点了确认,看着大把的奖励点入账。他刚刚再次忍受了夜刀神几乎无穷无尽的对三轮一言的溢美之词,只是为了确认夜刀神手里的那把刀。他感觉自己被卷入了一个阴谋,一个游戏中的阴谋。看似全知全能的青之王宗像对此似乎一无所知,赤之王也是如此。而自己,不过是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罢了。

伏见随意地走入一家餐馆,他不想回Scepter4,也不知道哪里可以去。伏见点了单,然后茫然地搜索着Jungle任务列表里的任务。几乎所有的任务都不对伏见开放,这让他笃定Jungle这个游戏应该是整个大游戏中重要的一环。 

“……猴子,猴子!”熟悉的声音伴着在眼前乱晃的手,伏见慌张地抬起头,发现八田正站在他面前,腰上还围着围裙。伏见重新低下头,他不想和八田再打一架,也不想逃开。

八田没有动手:“猴子,你怎么了?那群蓝衣服的欺负你了?”

“没有。”伏见有些惊讶地抬头看着八田,愣了半响低声说,“谢谢。”

“我是说真的。”八田扭开头看向桌面,“尊哥不是那种人,他也没对你离开生气,你回来的话……你回来的话,也是没关系的。如果啊,你真的被欺负了,也没必要硬撑着。”他看了一眼伏见放在桌子上的手机,语气更加担忧,“还有啊,这个游戏,最近很火呢,据说可以得到异能对吧?可是我总是觉得怪怪的。猴子你……尊哥的能力还不够吗?” 伏见猛地瞪大双眼,八田虽然不是那种头脑派,却会在意外的地方一针见血。

“猴子?”八田疑惑地问。 

“……我不是追求力量。”伏见小声说,“我有一个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既然你这么说……如果不开心的话,随时可以回来啊。”八田点点头,“结账的话去前台,不能赊账的。”然后他去忙别的了。

伏见一口一口吃完饭,用S4的卡结了账。


DAY 4-清晨

 

伏见从早上醒来开始就觉得心神不宁。他特地绕过训练中的队员,从一条小路溜出了Scepter4的驻地,一路向预言屋走去。他有一肚子的问题要问,最要紧的就是Jungle这个游戏的开发者是谁,和现实中的游戏开发者有什么联系。人群在他眼里变得越来越清晰,这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自己也要像所谓的王们一样,融入到这个游戏里了吗?不,比这更糟,他甚至很快就会像美咲一样,变成一个彻底的NPC,在这个该死的游戏里无尽轮回。之前伏见一直觉得,不论在哪里,只要和美咲在一起就好,但是现在,他突然有一丝不甘心。凭什么,自己就只能在虚拟的世界里和美咲相拥啊!在现实生活里,明明可以拥有的不止七天,还有更加广阔的未来啊!

伏见到达预言屋时,已经气喘吁吁,脸上的表情也有点气急败坏,以至于等在里面的早已死亡的预言家三轮一言,张开嘴惊愕了两秒钟,才开始说话。

“伏见君,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三轮一言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你看上去不太好呢……”

这算是官方吐槽吗?伏见喘着气走进房间:“说吧,这次的预言。”

“伏见君,人生总有诸多无可奈何之事,但是真正的勇士只会向前。我曾见到过一位勇士,不顾一切地想拯救必死的友人,虽然最终一切以悲剧的收场,但他从未踟蹰,亦不会退缩,仍然在用自己的方式战斗的。伏见君你的运气比他要好很多,你至少得到了重新来过的机会,如果在此时放弃,未免太过可惜。”三轮一言平静地注视着他,眼神满是坚定,伏见感觉自己仿佛被这份精神所感染,内心的焦躁不安也一扫而空。

“请收下我这一次的赠言吧,‘恋情如闪烁凋零烟之花’。我的祝福,与你同在。” 三轮一言的影子说完,渐渐变淡,最后消失于虚无之中。

啧,恋情……吗?伏见正想仔细思索,终端突兀地发出声响:“您有一项专属任务!”伏见划开Jungle界面,只见上面孤零零地排着六个大字——

 

 DAY 4-中午

 

伏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预言屋。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他觉得有点恶心,头晕目眩,喉咙不住地干呕,脑子里似乎有五十万只蜜蜂和五十万只苍蝇同时在嗡嗡嗡地叫着乱飞。他浑浑噩噩地走到最近的一家餐厅,一屁股坐在室外的座位上,将头重重磕在桌子上。不知道过了多久,伏见被人抓着肩膀扶起来坐直,八田的脸出现在他面前,嘴张张合合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美咲……”伏见笑了,站起来猛地抱住八田,将头埋在他的肩膀,强忍着没有哭。

“猴子,你到底怎么了?你生病了吗?”八田焦急地在伏见耳边喊着,“坐下,我给你找一点东西吃。”

“美咲,不要走……”伏见听到自己虚弱的声音这么说道。

“啊啊,我不会走的。我给你找点吃的,然后和老板请个假,我陪着你。”八田的笑容灿烂得刺眼,伏见情不自禁地眯起眼睛。

后面发生的事情伏见记不清了,等到他回过神来,已经不知不觉地跟着八田走到Homra门口了。八田将他留在门外,自己先进去和其他人打声招呼,伏见孤零零地站在门口,感觉全身发冷。

“怎么回来了?”伏见听到了他此刻最不想听到的声音,赤之王从旁边的小巷里走了出来,嘴里叼着根烟。

“对不起……”伏见低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神经质般地道歉,身体抖得像筛子。

“如果是因为离开Homra,我说过没事的。”周防将烟熄灭,“如果不是,”他目光灼灼地盯着伏见,“那是因为什么?”

“对不起……我,我会杀……”伏见咬紧下唇,他的本能让他在最后一刻改变了说辞,“我会伤害一个对您很重要的人……”

“对我重要的人啊……”周防回头看了一眼Homra酒吧,“我会提醒十束和八田小心的。”

“唉?”听到了意料之外的名字,伏见突然清醒了几分,“为什么是他们?”

“他没给你佩刀,你无法使用他的能力。”周防收回了目光,“至于八田,他对你太信任了。”

伏见的嘴动了一下,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开口:“不是……homra的人。”

周防嗤笑出声:“呵,他的话,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他转身走进Homra酒吧,伏见听到里面顿时变得喧闹起来。

我也希望,我太高估自己了啊……伏见内心默默地想到,恶心反胃的感觉又找上了他,让他觉得生不如死。他打开Jungle游戏,上面那六个字还清清楚楚地摆在那里:

杀死宗像礼司。

 

(许久不见的更新)

论尊礼和红楼的相性意外合拍(x

尊礼拼起来是个心形!!!妈妈我又相信爱情啦!图源见水印,侵删。